开国上将去谈判,美国人笑话他不会喝咖啡,上

原标题:开国上将去谈判,美国人笑话他不会喝咖啡,上将的反击太妙了

历史客栈之前介绍过上将宋时轮,是许世友最好的酒友,喝起酒来连许世友都甘拜下风。

其实,宋时轮还有一个能力远在许世友之上,就是口才。

抗战胜利后,国共和谈,美国也派出了马歇尔将军参加,成立了三方参与的军事调处执行部。我方的首席代表是叶剑英,宋时任是代表团执行处长,另外还有罗瑞卿、李克农、陈士榘、李聚奎等人。

军调处的谈判地点在北平,因此三方都要从全国各地去北平,当时,美国人有飞机,国民党也有火车,而我方的人都是分散在各地,比如叶剑英在延安,罗瑞卿在晋察冀,只能坐汽车,有的地方还要骑马,速度自然要慢一些。

好不容易赶到了北平,国民党却拿这件事做起了文章,攻击我方不重视这次调停,说要打起来,责任全是我们的。宋时轮也不是好惹的,当即反驳说:“你们说反了!想打仗的是你们!我们要是不想谈判,还风尘仆仆地从各地赶过来干吗!”

还没完呢,宋时轮又指着在座的国民党代表说:“我们来的都是军事人员,请问国民党派军统特务来干什么?他们懂军事吗?”

在座的军统特务们被揭了老底,都面面相觑。马歇尔也很生气,大骂蒋介石混蛋,早就说好了派军事人员来谈判,蒋介石就是不听。

谈判时,勤务人员给代表们送来了咖啡,宋时轮是土包子出身,没喝过这玩意儿,但来之前有人给他简单介绍过喝咖啡的注意事项,于是就抓了一把糖放了进去。

旁边的美国代表伊利上校看到了,略带嘲笑地说:“宋将军放这么多糖,不怕把大门牙给甜掉吗?”在场的人都哄堂大笑。

宋时轮也不客气,直接怼回去说:“我怎么喝咖啡,跟你没关系,你没有权力干涉我们的事情。”

这句话一语双关,既回击了伊利上校说的话,也讽刺了美国人喜欢干涉别国的习惯。

伊利上校有点尴尬,又说:“这咖啡和糖都是我们美国人花的钱,所以我们有权利过问。”

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宋时轮更火了,回击道:“谈判之前就有协议,这次谈判的开销,用的都是中国的庚子赔款,都是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,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美国人的钱了!”

伊利上校还想再反驳,但马歇尔看不下去了,说:“宋将军,这只是他开的一个玩笑,不要再纠结这个事了,开始谈判吧。”

在军调处谈判的时候,国民党也没闲着,竟然派警察闯进了《新华社》北平分社,抓走了44个人。叶剑英听说后,立刻派宋时轮去北平西城警察四分局,要求警察局放人。

宋时轮风风火火地到了监狱,安慰大家不要怕,这帮人要是敢动大家一根毫毛,老子拆了他们的庙!

这个警察分局的局长就站在旁边,听宋时轮说了这句话,不客气地说:“请宋先生说话客气点,这里是警察局,不是你们延安。”

宋时轮是什么人?指挥千军万马驰骋沙场的猛将,还会怕一个小小的警察分局局长?口水差点喷到这个局长的脸上,大声说:“现在正是国共和谈,你们竟敢抓我们的人,谁给你们的胆子!把你们最高领导叫出来,我当面问问他!”

宋时轮知道,这个小局长是做不了主的,要想放人,还得去找警察总局局长。

于是,宋时轮跟罗瑞卿去了警察总局,找总局局长陈焯交涉。陈焯倒是挺客气,还给罗瑞卿、宋时轮鞠躬,说卑职参见两位长官。宋时轮问为什么抓人,陈焯胡扯了一通,说这是在维护社会治安。

宋时轮听得不耐烦,打断他说:“你说这是在维护社会治安,那这些人违反了哪条社会治安?你把证据拿出来。”

陈焯这下也傻了眼,哪有什么证据啊,只是一个借口罢了。正在陈焯支支吾吾的时候,宋时轮猛地一拍桌子,大声说:“赶紧放人,我们才有谈判的基础,如果不放,行,我现在就去找张治中,所有破坏国共美三方谈判的责任,都由你陈局长负责!”

一个小小的警察局长,哪能背得起这么大的锅啊?陈焯也是个聪明人,遇上这种事,赶紧借坡下驴吧,要是上级怪罪下来,自己就只能当替罪羊了。

就这样,44个记者、编辑全部被放了出来,这帮人可是拿笔杆子吃饭的,回去后就写了一篇文章,把宋时轮大大地吹捧了一番,宋将军的威名,也传遍了整个北平。

有趣味、有思维、有品位的“三味”历史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mashaohua108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hongxinsheng.com/bagua/2795.html